天域小說網 > 其他小說 > 嬌妻在上:總裁老公不高冷 > 第三十九章 毀我清譽?
    白洛揉著自己的胳膊爬起來,看著出租車司機師傅,想下去扶她起來,可對面車上的兩個人氣勢洶洶的下車。

    大事不妙,白洛見勢,坐到駕駛位上,還好她考過駕駛證,不然這次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兩個人快速跟上,把司機師傅拋之腦后,白洛坐在駕駛位上,緊踩油門,看著前方的路,不敢移開視線。

    她實在沒想過,竟然會有人跟蹤她,包包躺在懷里,芯片就一定還在。

    他們肯定知道芯片的存在,不然黑皮也不會來問她母親為她留下過什么,看來這次是黑皮的人,黑皮學聰明了不親自來跟蹤。

    繞著大半天也沒把他們甩走,白洛通過后視鏡看著他們,來者不善。

    他們無非就是想要那張芯片,看著懷里的包包,靈機一動,從包里掏出一個首飾盒,從窗里扔出去。

    車上的兩個人對視一眼,白洛觀察著他們的動作,果然,兩個人把車停在路旁,其中一人下車把盒子撿上車。

    打開一看,原來是一條項鏈,兩個男人被氣的不行,直接扔向窗外,別說,那條項鏈還挺貴。

    白洛自己都心疼,后視鏡再也沒出現那輛車的存在,她長舒一口氣,現在回公司也不行了,說不定公司也會有人跟蹤她。

    回家也不安全,突然想起那天方黎跟她聊天提起他工作的地方——

    醫院,剛好離這里也不遠。

    這輛出租車有些爛,加上玻璃窗還有血跡,白洛也不好開著這輛車出現在醫院,把車隨意停在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白洛拿著包下車,看了看四周,還好沒有人注意到她,捋了捋額前的碎發,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    朝醫院走去,走到門口看了看四周,再次確定沒有人,才敢走進醫院。

    “您好,請問您知道方黎方醫生嗎?”

    白洛隨便問一個護士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的,他是我們的手術主治醫生,小姐您找他有什么事情嗎?”

    白洛說明自己是方黎的親戚,對方這才把自己帶到方黎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白洛,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方黎驚訝至極,這個突如其來的大驚喜實在是太振奮人心了。

    見到方黎時整個人都癱瘓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“學長,有人在后面追趕我,我想在您這里避難。”

    白洛實話實說,因為她覺得這種事沒什么可丟人的。

    方黎倒了一杯開水,坐在白洛的對面,安撫性地將水杯推給她。看到白洛那張驚魂未定的臉,只覺得事情不簡單。

    白洛素來是個沉穩的性子。今次這樣的慌張,只怕是攤上了什么麻煩事。他是醫生,平日里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多了,察言觀色的能力也是一絕,心下有所疑惑,不知不覺放緩了聲音。

    “避難當然可以了,不過白洛,他們為什么追你,是遇見什么麻煩事了嗎?”

    白洛看著方黎認真又篤定的眼神,知道他是真的為自己好,也是真的想給自己的事出一份力。但是下意識地拒絕了他。

    “學長謝謝您的關系,只是這是我的私事,可不可以不熟悉……”白洛咬著嘴唇,模樣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熱臉貼在冷屁股上,一向自詡天之驕子清高自負的人,說不失落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白洛現如今處在危險狀態,對白洛的擔心此時占了上風。

    “白洛,我是希望可以幫助到你的,但是既然你不說的話我不強迫你,可是,你知道這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有多么危險嗎,你如果出什么事,叫我怎么辦?!”

    他幾乎是脫口而出,情緒因為過于激動,說完很久才平靜下來。而白洛因為他這句話剛才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他的心也有了決定,抬手輕輕抿了一口水,黑曜石般的眸子定定地望著方黎的臉。

    方黎自覺剛才已經失言,看到她那雙仿佛已經看穿了一切的眼,心亂如麻,慌亂又狼狽地移開臉,背對著她去關窗。

    給彼此一點喘息的機會,他是不習慣對別人咄咄逼人的。話說到了這個份上,按照套路來說,白洛也該說句恭敬不如從命了。成年人的世界,大家都習慣給彼此一點體面,他堅信白洛是懂這個道理的。

    然而他沒想到,也正是因為白洛是個成年人,不再是會因為很多人喜歡而雀躍不已的小女生,她深深地懂得多余的喜歡對人來說,除了滿足膨脹的虛榮心以外,更多的是無窮無盡的負擔。

    如果她知道方黎當她只是朋友,或者更甚的是兄妹,出于朋友道義想幫扶她一把也就算了,偏偏她已經察覺到了,方黎對她有點男女之情那方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這樣吧,我在外面有套公寓,放你一個人我實在不放心,不然這段時間我們暫時住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他滿眼希冀地盯著白洛,怕她拒絕,又“善解人意”地在后面加一句打哈哈,努力裝作一副很自然的樣子調笑。

    “當然了,兩室一廳,你可別占我什么便宜,如果不是你這段時間有麻煩,我也不愿意,畢竟這件事搞不好,是要會毀我清譽的。”

    一番話說得圓滑,沒什么毛病,雖然有點趁虛而入的嫌疑,但是對天發誓,他是真的為白洛好,他們住在一起,有個男人多多少少會對那些人有所震懾,而且他有信心憑借自己的實力一定可以保護好白洛。

    只是白洛本來就不想讓他蹚這趟渾水,怎么會愿意再和他孤男寡女地住在一起?雖然她和秦以舟說方黎是自己老公,還秀了一波不大正宗的恩愛,但是說實話一是賭氣,二是也想和秦以舟劃清界限,真的和方黎住在一起,孤男寡女同居,真的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,說不定還會助長方黎的心思,實在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想明白之后,事情也簡單,雖然方黎說得好,但是真想拒絕也不是找不到理由,狠點心就行。

    “不了,萬一真把你清譽給毀了。你那些小姑娘們,不得扒了我的皮,心意到了就行。我真拿你當朋友,不會害你。”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苹果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