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域小說網 > 穿越小說 > 戰國小人物 > 第459章 跟魏冉是同門
    喝完酒,差不多到了下晚。所以!都各自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留下!陪我!”

    彭舟正要走,卻被魏冉給叫住了。

    彭漁站在案幾邊正準備叫彭舟跟他一起回去,見魏冉把他叫住了,也只好看了彭舟一眼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魏相!”彭舟看著魏冉,一臉為難地樣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陪我!”魏相語氣很生硬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彭舟無奈,只得答應一聲。

    來到魏相的住處,魏冉把服侍的人都喝退到房間的外面,然后就脫衣休息。

    “魏相?”彭舟不解地看著魏冉,問道。

    心想:魏冉怎么了?身邊都沒有女人?

    作為他這種級別的人,身邊應該是有妻妾的啊?

    這里!好像沒有妻妾,只有女傭和護衛。

    其實!魏冉老早就沒有女人在身邊了。因為年齡的關系,已經沒有了男女之事,所以就不需要妻妾在身邊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如此!他才沒有適齡的女兒嫁給彭舟。這不是?早年就失去了生育能力?現在的他,也失去了愛愛的能力。所以!才沒有妻妾在身邊。

    他的妻妾,都跟各自的兒女在一起。生活在某個隱蔽的地方,一般人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脫衣休息!睡一覺起來,我跟你說話!現在!我困了!”魏冉瞪了彭舟一眼,脫了衣服就上了床鋪,然后就睡下了。

    彭舟這才發現:魏冉睡的床鋪很大,上面有幾個被窩。看那個樣子,他是經常讓別人陪他睡覺的。不是搞一個性別的關系,而是!各睡各的,只是陪著他而已。或者說!他要的不是別人陪他睡覺,而是!給他安全感。

    彭舟并不知道:以前的時候,彭漁就陪魏冉睡了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彭漁沒有家眷在這邊,也是一個人睡。所以!正好給他當貼身護衛。

    當魏冉遇見新人時,他就會換人。比如說今天!他就讓彭舟陪他睡,給他當貼身護衛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如此!當魏冉叫彭舟陪他睡的時候,彭漁等人都不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魏冉一覺醒來,已經是半夜時分。

    他一個人爬了起來,坐在床沿邊摸著臉、揉著眼睛。現在!他的眼睛和臉都不再那么痛了,比之前舒服多了。不過!還是紅腫著的。

    彭舟并沒有睡,躺在那里練道家心法。

    道家心法有幾種修煉方式,既可以盤腿修煉,也可以躺在哪里修煉,還可以側身躺在那里修煉。

    所以!魏冉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來人啊!”魏冉朝著門外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!魏相!”一個年輕的女傭輕輕地推門進來,應聲道。

    “給我準備洗漱,另外!讓廚房給我和彭舟兩人準備夜宵。”魏冉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魏相!”年輕女傭答應一聲,轉身就出去安排。

    “魏相!”彭舟這才爬起來,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嗯!醒了!起來!我們吃夜宵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彭舟只得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洗漱之后,護衛端來了夜宵。

    說是夜宵,其實跟正餐差不多。只是!沒有酒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下去吧!”魏冉朝著女傭、護衛等人揮舞了一下手臂,打發其走人。

    兩人快速地吃著夜宵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吃得差不多了,魏冉才把筷子放下,朝著彭舟看著。

    “說起來啊!你還是我的學弟,我還是你的學長!唉!”魏冉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魏相?”彭舟應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在魏國流浪的時候,有些走頭無路,我的人生進入低谷。唉!當時的我?很傻很怨恨!這不是?遇見莊子?要不是他老人家指點了我?哪里有我魏冉的如今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彭舟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上次來的時候,他好像聽魏冉說過。

    魏冉本來是楚國的公子,與秦王的娘親也就是現在的秦太后是同父異母的姐弟。只可惜!魏冉的娘親不得寵,所以他的命運也就不好。他的娘親是魏國公主,所以!他就被送到魏國。其實也不是人質,就是被遺棄在魏國。所以!魏冉在魏國有一段時間的流浪生活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魏冉的娘親是魏國的公主,所以魏冉很少跟魏國作戰。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,才對魏國發動戰爭。畢竟!魏國是他娘親的母國。

    當然!那是很久遠的事了。如今的魏冉,都已經老了,跟魏國哪里還有親戚關系?

    “你很不錯!你不像你兄長!你兄長啊!他變了!唉!”魏冉看著彭舟,嘆道。

    彭舟也只得放下吃食,朝著魏冉看著,聽他講話。

    “我兄長的家室都在咸陽,所以!他不敢太放肆了。而我!怕什么呢?”彭舟應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是大實話,我很感謝你!”

    “我小孩子亂說話!你不要生我的氣!”

    “哪里?哪里?我感激還來不及呢!”魏冉壓低聲音說道:“在我的身邊,有秦王的人。我們一舉一動,他們都會匯報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彭舟裝出一副害怕地樣子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怕?不怕!又不是什么壞話?是不是?這種話!就應該傳到秦王的耳朵里!你說的是實話,你怕什么?難道?他秦王身邊就沒有你說的那種小人?那種說別人壞話的小人?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這個?”

    “一定有人就這么說過我!”魏冉壓低聲音說道:“我聽說!秦王身邊來了一個謀士,魏國叛逃過去的謀士,叫什么?叫范睢?他就給秦王出主意,要秦王削弱我的兵權。還有!不讓太后再干涉朝政。這家伙!說的好像有道理,但愿他不要陷害我!唉!我很是懷疑?今天的暗殺?是不是他私下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這個?”彭舟也壓低聲音說道:“隔墻有耳!魏相!不可隨便猜測!魏相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魏冉笑道:“只要我不是當著大家的面說的,沒有人敢說出去的!傳出去了,我也不承認!”

    “魏相!”

    “沒事!”魏冉笑著擺了擺手,說道:“好像我很怕他似的?他想怎樣就怎樣!我還想不干了呢?正好!我讓他把我拉下臺,讓他得逞!只要他是真的為秦王好、秦國好!我甘愿做一顆棋子!嘿嘿!他好像比我還要精似的!嘿嘿!”

    “魏相?”彭舟試探著說道:“白起將軍也不是什么好人?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!”魏冉大笑道:“不過他很忠誠,也只是一顆棋子罷了!哈哈哈!”

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
苹果股票